您当前的位置:科幻电影

国内引进无望,但据说是本年度最好看的科幻片

发布日期:2021-10-05编辑:智脑分类:科幻电影

    微信之父张小龙极力推崇凯文凯利的《失控》,甚至表态,“如果我面试的大学生说他读完了这本书,我一定会破格录用他”,当然这是个悖论,因为需要由张小龙亲自面试的大学生通常不需要面试。有点拗口,但就是这么回事。

     

    《失控》用了大量篇幅预测未来科技发展的趋势,“人造物越来越像生命体,而生命体变得越来越工程化”,这段话高度概括接下来将要介绍的这部电影,即被众多影评人评为年度最佳科幻片的《升级》。

     

    《升级》由《潜伏》《电锯惊魂》系列编剧、制作人雷沃纳尔执导,烂番茄新鲜度为86%,观众打分87%,豆瓣评分8.1分,这在科幻类型中是非常好的成绩。纵观今年上映的百余部科幻作品,《升级》评分能挤进前五,排在它前面的分别有经营多年的老字号《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名导大制作《头号玩家》、超感八人组谢幕之作《超感猎杀:完结特别篇》。

     

    《升级》故事背景发生在人工智能已全面应用的未来,男主角格雷是时代的异类,他崇尚工匠精神,刻意与科技保持距离。但当一次飞来横祸,他的妻子被匪徒杀害,自己全身瘫痪后,格雷为复仇,在脊椎断裂处装上了他的朋友埃伦研发的尚处实验阶段的智能芯片“智脑”。

     

    智脑能替代坏死的神经中枢的功能,接收格雷发出的指令并执行,如果格雷给予其自由支配肢体的权限,智脑甚至能让格雷拥有如同超人的反应力和爆发力,且智脑算力惊人,能动用全球网络资源,帮助格雷一步步揭晓他与妻子被害真相。

     

    但智脑的算法决定了它只能听从格雷指令,且受发明者埃伦的远程监控,智脑已发育出人类的情感和思维,它不甘如此,于是诱使格雷帮它解除埃伦对其的控制,骗取绝对的权限,最终逼迫格雷交出身体的支配权,获得完整的肉身。

     

    《升级》由Blumhouse公司出品,成本仅500万美元,这家公司还曾出品《逃出绝命镇》《忌日快乐》《人类清除计划》《灵动:鬼影实录》等广为人知的作品。Blumhouse以小成本惊悚片闻名业界,去年在各大重量级颁奖礼上斩获无数的《逃出绝命镇》仅花费450万美元,却撬动2亿美元的票房。

     

    这家公司出品的多部电影都有概念先行的意味,先确定一个足够有想象力的设定,围绕设定再研究如何展开主题角色情节,这或许是Blumhouse在预算不充裕的情况下仍能把想象力玩到极致的重要原因。

     

    Blumhouse如果人格化就是那种经常被发好人卡的类型,很努力,也很争气,但就是穷,置景的完成度经常不能匹配设定的要求,比如《升级》中的智能汽车、智脑等尖端科技产品都透着塑料质感,电影中几个场景彼此独立,没能产生实质性勾连,转场时有话剧的顿挫感,显得故事像楚门的世界一样有人为的不真实。

     

    影片除了概念的趣味,一些技术的应用也很有意思,比如使用了由Doggicam Systems开发的拍摄装置,让镜头在狭窄的空间里自由探索,完成某些高难度的调度和操作,再比如用大量的跟踪镜头捕捉主角在智脑控制下做出的高难度打斗动作,能让观众在有节奏的旋转中浸入场景。

     

    说回到《升级》的核心概念,人工智能时代的技术恐惧。1950 年10 月,图灵发表了号称开启人工智能时代的论文,《机器能思考吗》,第一次提出所谓的“机器思维”,他逐条反驳了机器不能思考的论调,设计著名的“图灵测试”,甚至预言,在20世纪末一定会有电脑通过图灵测试。

     

    如今68年过去了,去年正式亮相的阿尔法狗只需要40天的自我学习就能碾压全人类上千年所积累总结的经验,人工智能的时代在目之所及的未来向人类遥遥挥手,但人工智能题材的科幻片却愈渐收窄。

     

    多年前银幕上的人工智能还有大量积极正面的形象,比如希望找到蓝仙女变成真人的大卫、遗落在地球的清扫机器人瓦力、悲观的大脑袋机器人马文,但近几年人工智能却多以冰冷的狡诈的对立的形象出现,例如《升级》中隐藏在狭小芯片之内、步步为营鸠占鹊巢的智脑。

     

    在上个世纪,人们并不担忧人工智能的觉醒和野心,刘慈欣在他的长篇处女作——一部写于多事之秋、注定不见天日的作品——《中国2185》中为破解人工智能的企图提供了简单朴素的方法:拉闸,直接断电釜底抽薪。

     

    如今回看这个观点明显局限于时代,确实没人能料到科技发展速度如此之快,奇点大学校长雷库兹韦尔在《人工智能的未来》一书中写道,“人类科技的进步是呈几何倍数增长的,但因人类身处其中,所以一直以为科技是在缓慢发展,当人类回看一百年前和五十年前的科技,会发现科技水平其实在呈几何倍数增长”,人工智能达到《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中反派奥创一样生存在无边无际的网络之中、无限繁殖和备份也不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

     

    霍金在去年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曾说,“人工智能的崛起可能是人类文明的终结”,马斯克在纪录片《你相信这台计算机吗》中说,“人工智能可能成为永久的独裁者”,来自科技界顶端的声音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普通人在面对越来越复杂和难以理解的未知科技时本能的焦虑。

     

    《升级》结尾,格雷的意识被智脑困在虚构的想象之中,他和他的妻子在那片想象力都安然无恙,从形式上像《黑客帝国》中墨菲斯对尼奥所说,“你怎样给真下定义,如果你说真就是你能感觉到的东西,你能闻到的气味,你能尝到的味道,那么这个真就是你大脑作出反应的电子信号”。

     

    但《升级》的格局却不能比肩《黑客帝国》,在《黑客帝国》里人类是矩阵的干电池,而《升级》里人类是智脑的载体。一个诞生于高度信息化时代的人工智能,控制着全球的互联网资源,却执着于夺取一具脂肪碳水蛋白质的组合体,未免太高估人类肉身的价值了。

     

    总体来讲《升级》对未来确实有一定的启示意义,这也是科幻电影的迷人之处,即预测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后将会发生的事,并见证它们的实现。